痛心!阳光警察詹文锴昨天离世

他曾热烈地生活着,他曾参与破获“浙江第一悬案”如今留下一个小小的心愿:想清清静静地走
  
  詹文锴生前发的一条朋友圈




  ■诸暨日报全媒体报道
  
  记者  倪夏子
  
  似乎天也有情,以连绵阴雨相送:那个被称为阳光警察的詹文锴,因病医治无效于昨天凌晨2点04分在河北廊坊一家医院去世。
  
  消息传来,诸暨人的朋友圈一片灰色。那个全省出了名的重案神探、那个第一个冲进去抓住杭州滨江区之江花园持刀抢劫杀人凶手的人、那个把系列抢劫杀人犯许德勇绳之以法的人、那个破获“浙江第一悬案”的年轻人,在他35岁的年纪,悄然告别,留下一个小小的心愿:想清清静静地走。
  
  可是,他的离开,还是在诸暨人的心里掀起了不可抑止的悲伤洪流。
  
  你太完美了,除了命运
  
  工业新城派出所民警陶蓓静说,詹文锴的姐姐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,那时候下班回家经常能遇见。因为以前是警校的同学,每次见面,他都会热情地打招呼:嘿,同学,吃饭了吗?嘿,同学我又要去上班啦!嘿,同学,天冷了要多穿点!
  
  9点38分,陶蓓静在朋友圈,跟他打了最后一声招呼:“嘿,同学,一声不吭地就这么离开了……”
  
  “目光坚定、步履匆匆”、“意气风发、积极向上”、“帅气阳光、谦虚随和”,这是他的同事在朋友圈里的回忆,组成了一个阳光警察的形象。
  
  同村、学妹也是同事的詹颖杰说:“他太完美了,除了命运。”她印象里最深刻的是小时候有一次放学太迟,公交停运,这个帅气的大哥哥看到她在走路,就用自行车把她带回了家。后来,詹颖杰考进警校,而詹文锴已经毕业,他还托人照顾这个小老乡。
  
  詹文锴不但是暖男,也是潮人。生活中的日常便服,都是他自己精心搭配的,衣服也都是在网上淘来的。他还热衷旅游和摄影。2017年,一段詹文锴的50秒短视频曾红极一时,里面的他“上天入地”,一会速降、一会射击、一会练拳击。他还是个体育达人,公安系统每年都有一场大练兵,体能测试要考1000米跑、立定跳远、俯卧撑、100米跑,按詹文锴的年龄段,满分是400分——他已经连续好几年拿了满分。
  
  帅气的外形,随和的个性,幽默的谈吐,他的走红颠覆了原先公众对警察的固有印象,“最帅英雄”、“警界侯亮平”、“警队郭品超”……作为诸暨警方的一张金名片,他频频出现在国内各大媒体。但,最让大家佩服的还是他的敬业:明明可以靠颜值,却比别人更努力。
  
  每一个重案要案都有你
  
  对于犯罪分子来说,詹文锴是一个胆战心惊的名字。是的,他是全省公安系统出了名的“重案神探”,几乎参与了诸暨的每一个重案要案的侦查和破获。
  
  在杭州市滨江区之江花园持刀抢劫杀人案里,第一个冲进去制服歹徒的,是他;
  
  在诸暨许德勇系列持枪杀人抢劫案里,压制许德勇反侦察能力,并找到许德勇的,是他;
  
  在甬绍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里,主办案子的民警,是他;
  
  在3·29杀人纵火骗保案里,发现死者不是自杀是他杀,找到案件突破口的,是他;
  
  在5·22聚众斗殴致人死亡案里,千里追凶,为逝者讨回公道的,还是他……
  
  2006年6月,他从浙江警察学院毕业。从警13年,长期奋战在刑侦一线,参与侦办大案要案100多起,移送起诉刑事犯罪嫌疑人300多人,先后获得“浙江省优秀人民警察”、“浙江省‘千名好民警’”等荣誉,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。
  
  当掌声和鲜花如潮水般涌来的时候,他却说,自己是幸运的,有幸和这些大案要案相遇,更有幸成为了攻破它们的人。
  
  “我会努力战胜病魔回归工作”
  
  只是谁也没想到,2018年,他遇到了一个打不败的敌人。
  
  2018年5月初,一场高烧之后,詹文锴被查出身患白血病,让人猝不及防。后来,詹颖杰试着跟詹文锴微信聊了两次,却都是詹文锴在宽慰她。“情况还是乐观的,我会努力战胜病魔回归工作。”两人的聊天记录里,留着这么一句话,詹颖杰昨天不知道翻看了多少次。
  
  那是詹文锴第一次完成治疗后回家,回复她的。
  
  从发病到去世前,詹文锴一直积极配合治疗。期间,市公安局领导及刑侦大队的同事多次前往医院、家中探望,都被他这种乐观、坚强所打动。考虑到白血病高昂的治疗费用,2018年11月初,市公安局在单位内部为他发起捐款,所有人都表达了心意。同事们无法接受詹文锴病重的事实,又怕打扰他治病,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关心。
  
  詹文锴知道大家的心,偶尔也会用微信朋友圈告诉大家治疗进度。“亲友们,CART治疗已接近尾声,治疗效果待骨穿检查后才能明确。连续5天5夜40℃高烧,人已无比虚弱,另血小板低至个位数5.5,导致眼底出血,视力处于半瞎状态,无法看清远近事物,还需去专业的眼科医院检查治疗。所以这些日子各位亲友的信息电话未能及时回复,望能谅解。加油固然多多益善,但我恳请兄弟姐妹们在心底默默为我祈祷祝福,能继续闯过一个又一个鬼门关!”
  
  2018年10月底,在他人生最后的秋天,他在朋友圈留下了这段文字,豁达得让人心疼。
  
  “要心存善良,保持正念”
  
  詹文锴的发小陈宇(化名)说,可能因为从小家境贫穷的原因,詹文锴比同龄人更理解苦难。2017年3月,“浙江第一悬案”真凶徐某落网,在审讯时,徐某说,“我是穷怕了,就去抢。有钱了,也不知道怎么花。”
  
  詹文锴一听,气来了:“我看不起你,你说你家里穷才去做,我跟你一样,家里也很穷,你看我是怎么过来的!”
  
  詹文锴是个苦孩子,在他9岁的时候,父亲因意外去世,整个家靠妈妈一个人支撑,当时他和姐姐都还年幼。为了养活两个还未成年的孩子,他的母亲每天都骑着三轮车,从早到晚忙着给人运送啤酒。
  
  “他很听妈妈的话,什么家务活都干。我们小时候都不洗碗的,听说他洗碗做饭,我也学他帮家里烧火做饭。”陈宇说,詹文锴小的时候比较瘦弱,经常生病请假。但他很有正义感,同班的几个男生打架,只有他会站出来劝。
  
  詹文锴工作后,生活一点点好起来。因为这一切来之不易,他很珍惜,也很感恩。4年前,他在网上认识了几个四川师范大学的在校大学生。聊着聊着,大家说,要去雅安支教,但因为种种原因,没能实现,这也成为他的遗憾。
  
  后来,他结对丽水松阳的两个孩子,给他们买文具和书,教他们拍照片,给他们写信,鼓励他们学习。某种程度上,了却了未能支教的心愿。
  
  陈宇记得,詹文锴说,那时候妈妈总这样教育他和姐姐,“要心存善良,保持正念”。
  
  你的努力和付出有人懂
  
  听闻噩耗,陈宇正在安徽出差,立即跟公司请了假,回来送老同学最后一程。而另一名发小詹斌则陪着詹文锴渡过了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。
  
  在河北廊坊的医院里,詹斌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。凌晨亲眼看着发小离世,他来不及悲伤,还要打起精神来帮忙料理后事。昨天下午两点,詹斌勉强吃了点东西。在电话那头,他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  
  “文锴最后的心愿,是想清清静静地走,不想让别人知道……”
  
  这就是詹文锴的性格,朋友们都说,詹文锴破了这么多案子,但是他从来不炫耀,朋友们都是从媒体上知道他的事迹。
  
  “有些好人好事,群众一看就知道是在作秀。但是他的故事,只要你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,感受他的真诚,你就知道,这就是好民警!”詹颖杰说,昨天,她和同事们接了很多电话,都是来问詹文锴的。有那么多媒体报道他,那么多人缅怀他,这让她心里稍稍暖了一些:还有什么,比努力和付出有人懂,更值得的呢?
  
  詹颖杰的手边,有一张市公安局摄影协会2018年2月的合影,詹文锴站在最后一排,微笑着,很精神——詹文锴,男,1984年4月11日生,汉族,大学文化,三级警督,浙江好人。

本文系网友转载或原创,不代表大诸暨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大诸暨

使用道具 举报

关注我们



400-086-0575

大诸暨客服热线
周一至周六:08:00-17:00

用户帮助

大诸暨微信

大诸暨APP

©2012-2020  诸暨纵横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40015  公司地址: 浙江省诸暨市陶朱街道艮塔西路132号东辰国际广场12F 客服电话: 4000860575

浙公网安备 33068102000024号

大诸暨微信

大诸暨APP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